公务邮箱  用户名:  密码:  
繁體中文 English 智能手机版
首页 >> 专题服务 >> 妇女服务 >> 创业就业 >> 正文
从谋生计,到做事业——几位外来女性创业就业的故事
发布日期:2017-04-17  浏览数:  字号:〖
  两落三起
  王娟,黝黑、瘦弱,但讲起话来却快人快语。
  王娟说:“走进这深山沟,已足足10年了。直到去年,才真正看到创业的希望。我经营的家庭农场,不再亏钱了。”她今年32岁,但皱纹已爬上眼角。聊起创业的艰难,她眼角泛起了泪花。
  王娟是盐城农村人,因家境贫困,17岁初中毕业后就来常州打工。2007年,经人介绍,嫁到溧阳市戴埠镇南渚村委上曹村。用她的话说,嫁进婆家时,屋里屋外都是泥巴地,村里没有一条像样的路通村外。
  那时,公公婆婆在家里办了农家乐,做农家菜,招待游客,但因山村偏远,又不善经营,年年入不敷出。王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决定和公公婆婆一起经营农家乐,并拓展乡村种植。
  但是,她不懂果树种植技术,又不擅长生意经营,两年下来,非但没赚一分钱,投下去的本钱也打了水漂。此时,王娟一边心痛投进去的钱,一边还要忍受周围的议论——“败家子”。2010年,无奈之下,王娟与丈夫一起外出打工。
  打工9个月里,她不仅上网学习新知识,了解农家乐的经营理念,还研究果树种植方式,小夫妻除吃用开销还存了8000元。
  王娟拿着这笔钱,又回到了上曹村。
  这次,她与公公婆婆“约法三章”:所有账目进出,都由她来记。2012年,她向亲戚朋友借钱投资40万元,配备了石磨、烧烤、土灶等设施,与常州一家旅游公司合作开发乡村旅游。当年3月,她的农场终于迎来了首批10个人的旅游团队。那一年,她一共接待了200多人。尽管精打细算,但这点业绩根本无法缓解几年来欠下的债,再加上旅游公司的撤出,终因资金问题,王娟再次选择外出打工,她丈夫则选择到非洲干活。
  直到2014年,不服输的王娟拿着打工挣来的钱,又回到上曹村经营农家乐。
  这一次,她把定位放在“体验式亲子游”,根据不同季节开发了各种亲子项目,如挖笋、采茶、赶小猪、煮竹筒饭等,并借助网络平台大力推广。
  这一年,收获颇丰。
  2015年,她把体验式亲子游作了细化,还专设了6-13岁孩子的“寄宿游”。
  就这样,王娟的农家乐越办越火。
  谈及未来的设想,王娟告诉记者,上曹村景色美、资源多,全村只有20多户人家,而且家里大多是老人留守。她想借助村民的老宅,开拓民宿合作项目,让家家户户都能参与体验式亲子游,实现共同富裕。
  女大学生种田
  王颖,是一名地地道道的东北姑娘。2011年,她随爱人来到溧阳市南山竹海,在当地流转了200亩土地,成立了格格粮食家庭农场,专门从事稻米种植、无公害蔬果种植等。
  “我们种的150亩水稻,都依循自然农法进行耕作,不用化肥、不用农药、不用除草剂。”王颖说,走上这样一条非主流的发展道路,与她大学里学的专业有关。
  王颖和丈夫是吉林农业大学的同学,学的都是农药学专业。2003年大学毕业后,两人在山东某农药公司工作了5年。2008年,两人离开山东,在镇江自办了一家农药厂。王颖说,基于石油的化学农业是不可持续的,还有农药经营不规范和农药滥用等问题,她认为自己应该在绿色种植上做点事。
  王颖坦诚地说,做农业很苦,坚持自然农法的农业更苦。“起初,我们这个举动,家里人没一个赞成。说句心里话,在创业最困难时,多亏妇联帮了我们一把,先是帮我们对接项目,把扶持政策送到我们身边。遇到技术难题时,妇联帮我牵线搭桥请来省农委的专家现场指导,还利用女企业家协会的平台,广泛宣传我的自然农耕理念。”
  目前,格格农场的大米,都以私人定制的方式进行种植和销售。据了解,每年在插秧前,格格农场便在微信公众号上公开预售,以每亩4500元出售给客户,待水稻收获时,田里所产稻子全部归于客户。“假如遇到天灾,水稻产量不能保证怎么办呢?”王颖解释说,这在预售签约时就已约定,风险共担。
  经过近4年的努力,格格农场的这种方式被越来越多的客户认同。稻谷除加工成大米,他们还在尝试着进行深加工,如手工酿制米酒、米醋、炮制野山参酒等。“稻法自然,种出原生味道,这条路还很长。”王颖希望,在不久的将来,能够形成自己的产品链。
  在多民族媳妇村
  在金坛区直溪镇溪滨村巾帼来料加工点,记者看到10多位少数民族妇女围坐一起,赶制衣服上的刺绣。别看她们现在个个心灵手巧,刚嫁到这里时,可什么都不会。
  溪滨村是一个出了名的穷村,小伙子娶不起本地姑娘,大多是从云南、贵州等地娶的老婆。因此,溪滨村常被大家称作“多民族媳妇村”。这些姑娘融入当地生活比较快,就是缺乏做事的动力,丈夫在外打工,她们就在家里烧饭带孩子,闲暇时以打牌度日,遇上不顺心时,相互间还会产生矛盾、发生口角。
  如何让这群姐妹做点实事?这是溪滨村妇联主席贡爱花一直在思考的事。贡爱花先后与常州港华丝绢工艺制品等公司联系,希望找些活让她们干,一来能挣点钱,二来她们也好从牌桌上下来,最关键的是可解决邻里矛盾。就在这时,贡爱花发现,布依族女子莫家瑞懂得古老的刺绣手工艺——珠绣,便请她出山,从用针穿引珠片到在纺织品上织成图案,一步步教大家。经过半年多的培训,这群少数民族妇女都掌握了这门手工艺。从2007年起,她们便做起了来料加工,按件收取手工费。
  莫家瑞说,起初,她一年能赚2-3万元;现在,服装生意不景气,一年只能赚8000元左右。不过,现在来料加工已不是主业了,她们还在村里的“巧媳妇种植专业合作社”打临工,每天能赚120-150元,日子过得很舒服。
  巧媳妇合作社又是怎么回事?贡爱花说,合作社是村里2013年4月成立的,实施大学生村官创业园、“稻鸭共作”有机大米和食用菌种植等3个村级增收项目。其中“稻鸭共作”项目,村里专门流转了250亩地用于种植水稻,从育秧苗到稻谷收获,全由这群留守妇女承担,做一天算一天工钱,个个干得很起劲。“从去年开始,除采取临工计费方式,还推行了责任田试种。愿意单干的,由合作社无偿提供两亩地,统一配送秧苗、统一施肥,收成归自己,但田间管理全由个人承担。”贡爱花说,试行下来效果很不错,单干的5个人中有两人今年还提出来要增加种植面积。
  贡爱花感慨地说,外地人在这里安家,不容易。合作社把她们吸纳进来,目的就是帮助她们致富,一起过上好日子。
 
【返回顶部】【打印此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最新文章
最新图片